一支正在排练的舞蹈队便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再到排练舞蹈

越跳身段越窈窕
57岁的孙红英告诉记者,她还是在学校读书的时候跳过舞,中间断了几十年,刚开始加入舞蹈队的时候都是在马路边上跳,还有点不好意思,跳着跳着感觉上来了,精神面貌也变得不一样,不管有什么烦心事,只要音乐一响起来通通抛到脑后。50岁的卞庆美被大伙称为队长,她从1998年就开始跳舞,跳舞不仅让她的生活充满快乐,体质也越来越好,“我爬紫金山半个小时就上去了,一般人起码50分钟。”
身体好了,跳舞还让她们的身材变得苗条。54岁的谢彭玲告诉记者,她刚开始跳舞的时候有点胖,跳着跳着就发现身材变好了,2尺4的腰跳成了2尺2,体重也减了十二三斤,心情特别好。

石新凤还带领舞蹈队的姐妹们下连队为职工演出,2010年,在团有关部门协调下,“夕阳红”舞蹈队下连演出,一天下午石新凤和负责人一起查看场地的音响、灯光。刚出团部,就碰到了一场大雨,等赶到连队,两人成了“落汤鸡”,“我们跳舞不图啥,职工爱看,我们不计报酬为他们演出,因为我们喜欢跳舞”。

记者采访中发现,虽然阿姨们都是业余队员,可她们每跳一支舞都会换上配套的行头,从服装到头饰,从手上配的纸伞、绢花到腰鼓,毫不含糊。舞蹈老师吴显丽告诉记者,她们的服装都是自己花钱做的,布料、小配饰都到大市场去淘,大伙在一起商量好样式再做。
“你看看我们戴的这个项链,才三块钱一条,舞蹈效果一点不差。”阿姨们说起演出服装来很是得意。跳《高原红》要戴藏族头饰,她们就买来做丝网花的材料自己编,既实惠又好看。

“这个动作要这样做,手往左伸,右腿微蹲,一定要给人以甜美的感觉”走进五团春风路社区活动室,石新凤正在给老姐妹讲解动作的要领,一板一眼,耐心细致,在我这个外行看来,她俨然是科班出身的舞者,否则,在她是指领下,整个队伍的舞蹈排练是不会如此快的进入状态。

服装配饰自己做

“石新凤太较真了,从2007年她给我们排练舞蹈以来,训练时,一举一动,一个眼神,整体队形,甚至脸上的笑容,都要严格的按照规定来操作,我们有时候很“讨厌”她,但当我们一次次在舞台上听到掌声的时候,心中对她只有佩服,舞蹈队走到今天,凝集了她的多少心血啊”,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在他人眼中,跳舞就是跟着音乐扭起来,可石新凤说,每个舞蹈动作是有内涵的,表达的是人们心中所想表达的主题,欢快的舞蹈,连脸上的表情也是欢快的,就是要把舞者的想要表达的喜悦传达给观众,引起观众的共鸣,要培养演员注意细节。石新凤边学边揣摩,逐渐掌握了其中的小窍门。

“排练要和演出一样。”“表情不是很好,要记得保持笑容。”“第二排不是很齐,跳的时候要注意。”……记者昨天刚走进建邺区兴隆街道的形体房,一支正在排练的舞蹈队便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再细细一看,跳舞的都是妈妈、奶奶级的人。
大妈也能做劈叉
正在指导舞蹈动作的吴显丽笑着告诉记者,她们这支队伍的名字就叫兴隆街道舞蹈队,有20多人,都是业余的舞蹈爱好者,队里年纪最大的57岁,最小的也有50岁。
从年龄上说,她们都是老大妈,可再看看她们跳舞时那充满阳光的笑脸,那扭来摆去的腰段,那说做就做的劈叉动作,风头能把20多岁的小姑娘都压下去。见到有记者采访,阿姨们跳得更起劲了,《俏夕阳》、《高原红》、《花鼓灯》……旋律一响起,她们便翩翩起舞。

看着跳跃的红舞鞋,队员们那个心里的美啊,都写在了脸上。

“十几年,天天在那个小屋子了,跳啊跳,再跳,还不是那个样,跳不回小姑娘的模样,还不如我摸四圈呢,没个啥劲”面对冷言冷语,石新凤如过耳风,她坚信,付出总会有回报。

走进她的家,摆放最多的是各类舞蹈CD,自她到舞蹈队担任教练以来,就hold不住了,几年来,买了数百张光碟,普及电脑后,她又添置了电脑,还相继自购了照相机和摄像机,五团附近哪里有演出就赶到,照相,摄像把别人的舞蹈动作学了个够。回来琢磨好了,就组织排练。

40岁学跳舞,45岁排练舞蹈,管理体协,在五团提到石新凤,很多人认识她,因为每年的节庆活动都离不开他们“夕阳红”舞蹈队,从最初慢节奏的太极拳剑,到今天充满活力的健身球舞蹈,石新凤的年龄没有从40岁跳到50岁,反而越跳节奏越快,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2012年五团玉尔滚之春文化汇演,石新凤舞蹈队的压轴节目,当之无愧的排在了第一。2014年春节,夕阳红舞蹈队在春节期间进行了专场演出。

“石新凤是我们的主心骨,离开她,我们队里乱成一团,今年参加师市老年人运动会,她刚离开一小会,队里就乱了,有人不穿演出服,有人不戴头饰,幸亏她及时赶到,要不我们可能是最后一名了”体协成员陈朝梅说。十几年的舞蹈之路,石新凤从一名舞者走上了管理的岗位,相同的是跳舞,不同的是从独舞,变成了编舞,组织一个团队跳舞,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明白。石新凤的姐妹都是退休人员,自由散漫、我行我素,有的队员要站前排表演舞蹈,有点练舞蹈三天打鱼两天赛网,稍不如意,对石新凤使小性、给脸色。实在气不过,石新凤回家大哭一场,发泄完了,接着排练,几经磨合,舞蹈队越来越壮大。

2013年,第一师阿拉尔市举办第五届老年运动会,石新凤一边要组织舞蹈队排练,一边还要筹划表演服装、道具,同时她还是老运会的裁判,忙里忙外,跑前跑后,经过三天的比赛,五团代表对取得了较好的成绩,然而石新凤回到家就病倒了。

“我是2003年开始跳舞的,那时候也才40岁...”谈到舞蹈,石新凤娓娓道来,刚开始身体不好,有人告诉我,可以跳舞,这样不仅能锻炼身体,还能增强身体的协调能力,减缓衰老的速度,尝试了跳舞之后,它就在石新凤身上扎了根,慢慢的,她从最初的学习舞蹈到带领同伴跳,再到排练舞蹈,逐步走上五团老年体协负责人的岗位。一步一步走来,源于她对舞蹈的热爱,他们是她生命中的一份子,走上习舞之路,就再也离不开。

“就是再辛苦,也要把舞蹈跳下去”舞蹈就是石新凤的人生,虽然她不是专业舞蹈队员,但她对舞蹈的热爱不亚于她们,而且永远都不会停止。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看舞蹈的品味也在不断变换,服装与舞蹈相搭配,才能在舞台上取得很好的效果,为了给演员们配置行头,石新凤经常自己掏腰包。姐妹们看不过,要求将每次演出的奖金留下,购买演出道具,石新凤也是想尽办法节省,有一次,在网上看上一种红舞鞋,了解后产地是在上海,她立即联系上海的朋友去购买,以最低价格买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