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成了与福建舞蹈大同小异的台湾舞蹈,在昨晚举行的海峡两岸少儿舞蹈艺术发展研讨会开幕式上

思明区青少年宫昨日被授予海峡两岸少儿舞蹈创作交流基地,并和台湾四家单位签订了交流合作协议。

热络的交流

在昨晚举行的海峡两岸少儿舞蹈艺术发展研讨会开幕式上,福建省舞蹈家协会授予思明区青少年宫海峡两岸少儿舞蹈创作交流基地。

日前,在第五届两岸青年舞蹈嘉年华期间,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舞蹈教学、研习活动。闽台舞蹈教师分别展示畲族、高山族等民族舞蹈,而数百名两岸青年一起舞动,同台切磋舞艺,增进彼此友谊。

一直以来,思明区青少年宫被公认为是福建省乃至全国具有较高创编水平的少儿舞蹈基地,多次在中国舞蹈家协会举办的全国“小荷风采”少儿舞蹈比赛中获得金奖,不仅如此,思明区青少年宫还是全省首个跨进宝岛台湾的少儿艺术团体,与台湾少儿舞蹈界有着频繁的交流和互动。

“通过这样的交流平台,我越来越了解福建舞蹈了,其中有民间传统舞蹈,也有少数民族舞蹈。”台湾年轻舞者陈以歆乐享其中,她代表台湾一方,表演了一段阿美族舞蹈。

当晚,思明区青少年宫还和金门舞蹈协会、台北市艺术文化协会、台中市立光明中学、台中笃行小学签订交流合作协议。协议说,每年都将举行交流活动,此外还要合作举办青少年艺术夏令营或冬令营。

闽台舞蹈源远流长,关系密切。据了解,福建现有160多种舞蹈、700多个节目。历史上,跟随着迁徙的脚步,福建舞蹈来到了台湾,而后在宝岛相对独立发展,并吸收岛上其他艺术养分,形成了与福建舞蹈大同小异的台湾舞蹈。

昨晚,思明区青少年宫还为来宾奉献一场一个多小时的文艺晚会,名为《放飞希望的地方》。这台由400多名学生和老师参加的文艺晚会,被认为是思明区日臻完善的少儿艺术教育和艺术教育体系的一次完美展示。

以大鼓凉伞为例,大鼓凉伞又称“花鼓阵”,有着“民俗活化石”的美誉,是一种流传于闽台的民间传统舞蹈,起源于明朝,为戚家军抗倭胜利时所跳的欢庆舞蹈。在台湾,大鼓凉伞被称为跳鼓舞,也叫大鼓阵、大鼓弄等,主要分布在台南、高雄、屏东3县市,每年都在盛大节日上出演。

“近几年,随着两岸文化活动的频繁互动,闽台舞蹈交流也日趋热络,在两地群众中间产生影响。”台湾两岸关系发展促进会理事长郑昭明说。

海峡两岸青年舞蹈嘉年华创办于2009年,是国台办批准的重点文化交流项目,已成为两岸最大的舞蹈交流平台。透过这个平台,福建省舞蹈家协会与台湾多元文化艺术团、台湾舞协、高雄国际运动舞蹈协会等多个单位,签订了海峡两岸舞蹈交流合作协议,促进了闽台舞蹈创作、研讨等项目的开展,携手打造海峡舞蹈特色品牌。

除了两岸青年舞蹈嘉年华之外,闽台舞蹈还通过闽南文化节、两岸文化艺术交流等平台,得到了充分的合作机会,并取得了成果。2013年,两岸首部民间合作舞蹈作品《鼓神》横空出世,还进入了中国第十届艺术节“群星奖”舞蹈门类总决赛。该作品由厦门星海舞蹈团、思明区艺术团与台湾“九天”民俗技艺团共同创作,以“阵头鼓”为主体,表现闽南民俗特质和人文精神。

在郑昭明看来,闽台舞蹈交流踏出了坚实的第一步,接下来还任重道远。他建议,闽台双方应该互派舞蹈代表团,到学校礼堂、庙口广场等地展演,深入乡村基层,走近青少年。“这样做的好处就是面更广、受众更多,加快两岸的文化认同。”郑昭明说。

寄望年轻一代

“舞蹈艺术是共通的文化语言,大家交流起来都没有什么障碍。”台湾基隆市枫香舞蹈团团长孙翠玲说,眼下不少舞蹈作品徒有华丽的表现形式,而内在的传统元素却在流失。她呼吁闽台要加强对两岸传统民间、民族舞蹈的交流,汲取精华,创作出经典作品,也要让舞蹈走出剧场,去接触更多的普通民众。

福建华侨大学舞蹈学院院长郑锦扬认为,舞蹈是青年共同喜好的艺术形式,闽台应该以舞为媒,利用专业院校资源,加强教育合作,为两岸培养舞蹈技艺、文化交流等方面人才。

“历史一定要传承,传统一定要扎根!”台湾艺术大学教授李英秀说,闽台两岸青年应该以舞会友,凝聚力量,发扬中华传统舞蹈文化。作为新生力量,年轻人寄托着闽台舞蹈的未来,应该加强对青年、少儿舞蹈表演者的培育。

大陆著名舞蹈家冯双白认为,少儿舞蹈美育的实质就是“情感的培养”,要通过舞蹈语言的传递、交流、渗透和释放,培养孩子追求美的理想,增加情感的力量。近年来,大陆舞蹈界注重挖掘少儿的童心和创造力,塑造出《猫鼠之夜》《下雪了真滑》等多个舞蹈艺术品牌,而“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也让近百万名农村儿童享受到舞蹈美育的阳光。

“舞蹈是人的身体艺术,身体是舞蹈的最初和最终,而少儿舞蹈教育就是一把开启身体的钥匙。”台湾舞蹈教授吴素君说,以台湾“云门舞集”舞蹈团为例,该舞蹈团将“身体是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作为教育理念,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现有40多家少年舞蹈教室,吸引10万多人参与学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