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鱼》——属于中芭的

一部芭蕾舞剧的引进,跨越两个世纪:从1999年的邂逅到2008年的酝酿,从2010年的构想到2012年的排演,历时13载,接洽近5年,前期准备整2年,排练横跨春、夏、秋三季,可谓历久弥新。这就是中央芭蕾舞团携手世界著名编导大师约翰·诺伊梅尔排演的著名芭蕾舞剧《小美人鱼》。2012年9月17日,这部中芭近3年来投入最高、排练最长、难度最大的芭蕾舞剧终于进入了首演倒计时,在中芭四楼礼堂,第一次带装联排正式拉开帷幕。让无数中芭粉丝翘首以盼的“小美人鱼”远涉重洋,渐渐浮出中国水面。《小美人鱼》——属于中芭的“世界首演”作为一部成熟的引进剧目,《小美人鱼》拥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作为当今国际芭蕾舞坛,乃至国际文化艺术界享有盛誉的德国汉堡芭蕾舞团艺术总监约翰·诺伊梅尔先后5次来到北京,亲自挑选演员、指导排练、监制舞美和审定服装。每天超过18小时的超负荷工作,用认真严谨的态度追求每一个细节的完美。
为了准确高效的将舞剧从排练厅搬到剧场舞台,中央芭蕾舞团甚至在8月中旬,已经将舞台布景制作完成并在天桥剧场装台演练。全体演员更是在约翰·诺伊梅尔大师的指导下进行剧场彩排。这也开创了中芭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新排演剧目“两次剧场合成彩排”的先河。淋漓的汗水、宏大的舞美、精致的服装无不让约翰·诺伊梅尔大师为之感动:“中央芭蕾舞团全体演职人员无可比拟的职业素养,让我感到震惊。我始终认为,与新的剧团包括新的演员合作是一次全新的冒险。如果说冒险是一次旅程,那么与中央芭蕾舞团合作排演《小美人鱼》,我只顾享受艰辛沿途的秀丽风景。中芭演员的艺术表现力是无与伦比的。”9月24日,《小美人鱼》即将在天桥剧场首演,可以称之为中国首演。但约翰·诺伊梅尔大师不无真诚的谈到:“中芭的《小美人鱼》是独一无二的演出,它完全超出了我所预想的水平。这不仅仅是引进复制我的作品,而是我和中国演员的全新创作。我认为绝对可以称之为属于中芭的‘世界首演’。”约翰·诺伊梅尔:爱情是人类最重要的灵感和最强大力量的源泉很多人认为安徒生笔下的《海的女儿》是一部悲剧童话。但约翰·诺伊梅尔大师在芭蕾舞剧《小美人鱼》的创作中却呈现了一种全新的视角。他用“诗人”的形象贯穿全剧,选取“第一人称”的手法铺陈直叙。“诗人”对于爱情的失望描绘了小美人鱼爱上王子却属于一厢情愿的无奈,又用为爱情献身的灵魂激荡去祝福心爱的人。有痛苦也有别离,有伟大也有坚守,直教人生死相许,却不论情为何物。芭蕾舞剧《小美人鱼》并非悲剧:两情相悦的王子和公主幸福,尝试爱情的小美人鱼追寻幸福,诗人和小美人鱼本是一体,谁能说追求爱情不是完美的结局。哲学的思考给《小美人鱼》注入了深厚的底蕴,恰好与中芭演员宁静、安详的艺术气质完美结合。整部舞剧浑然一体,有戏剧芭蕾的一波三折,有交响芭蕾的抑扬顿挫,有古典芭蕾的婉约,有中国芭蕾的魂魄。中央芭蕾舞团冯英团长意味深长的谈到:“在童话世界里,安徒生笔下的美人鱼耳熟能详,然而当观赏芭蕾舞剧《小美人鱼》时,极富想象力的新颖舞美效果和充满时代感的场景人物伴之强烈的音乐触感,给人带来的是超乎想象的视觉冲击和凄美动人的意境回味。”芭蕾是活着的艺术,爱情则代表着人类的灵感。高雅艺术·低调作风太平街3号,中央芭蕾舞团默默的伫立了半个多世纪。“低调”似乎早已融了这个剧团的血液。也许是芭蕾独有的特性。芭蕾舞剧《小美人鱼》的排演过程,其实早已在近些年的中国芭蕾界创造了很多“之最”。“投入相对最高”:超过1800万元人民币的制作费用,堪称“大戏”。“排练最长”:从2012年5月至9月,近半年的排练周期,也刷新了近年来芭蕾舞剧排练档期的记录。“难度最大”:整部舞剧的音乐节奏很快,对于芭蕾演员的戏剧表演要求极为苛刻。饰演“小美人鱼”的中芭首席主演朱妍在舞台上几乎没有时间喘息,每一个动作的连接处,都夹杂着对于角色展现的表情。“舞中有戏”成为了《小美人鱼》的最大亮点和难点。约翰·诺伊梅尔大师深情的写信给冯英团长:“我们一个舞步一个舞步,一套服装一套服装,一束灯光一束灯光,一直努力走到了今天,使得这部作品在中国拥有了新的生命。”这饱含了中央芭蕾舞团低调的作风,夯实了剧团对于创作的高雅追求。第一个舞步已经跳起,小美人鱼为爱情步履蹒跚。中央芭蕾舞团为着继续前进的道路披荆斩棘。撰稿:牛帅/审稿:孙元娜/摄影:司廷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