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鱼-云门舞集2历年舞作精粹演出时间,但在跳舞创作上丝毫并未模仿《云门舞集1》中的作品

流鱼-云门舞集2历年舞作精粹演出时间,但在跳舞创作上丝毫并未模仿《云门舞集1》中的作品。流鱼-云门舞集2历年舞作精华演出时间:2012年11月3日-4日 周六-周日
19:30演出场馆:天津大剧院-歌剧厅场馆地址:天津市河西区友谊路24号1998年,享誉国际的编舞家林怀民,在云门舞集25周年时,发愿再创另一个舞团,提供编舞家创作的平台,让年轻舞者为全民起舞。翌年,云门舞集2诞生。成团不久,台湾发生九二一大地震。舞团的首次演出便在断垣残壁中的学校穿堂举行,给予灾区孩童适时的安慰。云门舞集2深入乡里,以精湛的表演与关爱的情怀,赢得台湾城乡居民的敬爱。稳扎稳打13年后,舞团拥有布拉瑞扬、伍国柱、郑宗龙与黄翊四位在国际获奖的年轻编舞家。他们生猛有力的异色作品,在台湾、香港和美国都赢得舞评与观众的热烈欢呼。2012年2月,云门舞集2首度赴美巡演,所到之处一票难求。纽约乔伊斯剧院破例加排座位,门外仍有观众不得而入。美国《芭蕾舞蹈》说,这是「一个你会欣赏,会爱上,会想一看再看的舞团。」10月起,云门舞集2首度到大陆巡演,16位舞者将以多元活泼的肢体演出《流鱼》、《坦塔罗斯》、《下回见》、《出游》与《墙》五出兼具动作之美和情感之真的舞蹈作品。林怀民说,他自己总是站在传统的肩膀上寻找自我,云门舞集2的编舞家这么年轻,却已站在网络的浪头上,混身解数,个性十足地表达自己。他恳邀大陆的朋友们到剧场来,听听台湾青年艺术家的声音。云门舞集2是林怀民的美梦成真,是另一个云门,活泼昂扬,绝对不可错过。才华洋溢,技术超群……云门舞集2的卓越应与世界分享!——纽约时报剧目坦塔罗斯下回見出游流鱼墙

他们被《纽约时报》誉为“才华洋溢技术超群”的舞团,他们是台湾第一支职业现代舞团,他们是以培养年轻舞者和普及艺术为己任的舞团,他们是来自台湾的云门舞集2。9月21日,台湾著名编舞家林怀民带着云门舞集2的三名编舞布拉瑞扬、郑宗龙、黄翊来到天津大剧院,为将于11月3日和4日上演的《云门舞集2》宣传。
“云门舞集2”的诞生源于1998年云门舞集25周年时,艺术总监林怀民希望再创一个年轻的舞团,让所有年轻舞者自由舞动。该团的创立一方面是因为林怀民希望培植更多精良的年轻舞者,在海外从事舞蹈创作的人才必须回到家乡,另一方面,他说:“我向往做一个赤脚医生,因为年轻人有责任也有能力将舞蹈普及到每个地方去。”可以说,云门舞集2是一支对社会有直接贡献的舞蹈团队,他们一直秉承着“为全民舞蹈”的理念,走进学校、走进工厂、走进农村,与学生、工人、农民和原住民一起跳舞。虽然文化程度不同,但林怀民认为这对他们欣赏舞蹈不会造成丝毫的影响,“不要低估民众的审美水平。”因此他一直坚持带着云门到各处演出,无论是纽约还是乡村,专业性从没有变过,每段舞蹈都一样的精彩,也只有如此才能让更多人体会到舞蹈的魅力。
作为云门舞集2的首次大陆之行,本次演出囊括了不同时期、不同编舞家创作的5个截然不同的作品。此次云门的表演集合了布拉瑞扬、伍国柱、郑宗龙、黄翊四位在国际获奖的年轻编舞家的《流鱼》、《坦塔罗斯》、《下回见》、《出游》与《墙》五部作品。其中,林怀民在谈到伍国柱时,眼里闪动着泪光,这位年仅36岁便病逝的编舞家,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对舞蹈的热爱。或许和他的性格一样,《坦塔罗斯》虽然讲述的是现代都市的种种苦闷,但依然很幽默、很有趣。原住民编舞家布拉瑞扬的《出游》被视作整场舞蹈最吸精的作品,奏出死亡与变貌,如梦般的神秘仪式。郑宗龙的《墙》有自己的经历感受出发,展现了墙内的紧张焦躁与墙外的海阔天空。黄翊的两个作品《流鱼》和《下回见》风格截然不同,前者以快速的群舞交织穿梭流动让观众“看”到音乐,后者是展现朝九晚五上班族压力的愉快小品。布拉瑞扬、郑宗龙和黄翊都是从云门舞集中走出去的年轻编舞家,虽然都受过云门舞集的培养和熏陶,但在舞蹈创作上丝毫没有模仿《云门舞集1》中的作品,而是更加自由、更加灵活、更符合年轻一代的胃口。而在三位编舞家眼里,林怀民十分严格,但他不只是舞团艺术总监,他更是一位朋友、一位长者、一位家人。
林怀民:云门要为全民舞蹈
有人说“现代舞是票房的毒药”,现代舞中晦涩难懂的寓意,与文化差异往往令很多观众望而却步,林怀民说:“台湾的大娘、纽约的年轻人都能接受(现代舞),那么天津的朋友也一定没有问题。就像我们大家都说普通话,我们没有说台湾话,你们也没有说天津话一样。”幽默的林怀民使劲全力试图将生活中感受到的东西用节奏、用比较生活的语言展示出来,《云门舞集2》的精彩不只是年轻人的活力,更是它背后“为全民而舞”的意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