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意味着用自己的艺术思想和审美角度,笔墨当纵横在天地之间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创新是艺术存在与发展的生命。中国画的创新和现代转型是时代赋予中国画家的历史使命。具体到艺术创作上,就是思想观念要新,审美角度、审美情趣要新,作品内容、意境要新,表现样式、技法要新;也就是要有独特的艺术语言,要有鲜明的风格面貌,要能形成自己的艺术思想体系。在几十年的创作实践中,我为自己的艺术创新锁定一个坐标纵向索取,横向发展。纵向索取是指在始终不离开天人合一艺术精神的前提下,向传统文化学习、索取。横向发展是指与传统绘画模式拉开距离,重新回到大自然,从大自然、人生出发,另辟蹊径,拓展新路,创造独具特色的艺术样式。通过长期的艺术实践,我深刻认识到:传统山水画在创作发展模式、艺术表现空间和所能体现的艺术境界等方面都还存在一定的局限和空白,还可以从不同角度深入挖掘,从大自然、人生的宏观体悟中,创造出另外一种艺术创作新样式以云法造境构建时空水墨画。

一、以纸为天、墨为地,笔墨当纵横在天地之间

(本文已发表于《美术》等)

以纸为天、墨为地,笔墨当纵横在天地之间

天地空濛、混沌初开,日月交替、岁月轮回;天海横斜、江汉奔流,雷鸣电闪、云蒸霞蔚;是时间的流动,是空间的转换;是心灵与自然的碰撞,是人类与上苍的对话,是宇宙对苍生的启示;是穿越时空的梦幻,是大自然的交响,是精神与万物契合的自由赞歌。时空水墨画以创新的思维,透过宏观自然、全方位观照的审美视角,从大自然云彩出发,借助云法造境,开辟了一个穷极天地、囊括古今、浑融万物、时空合一的审美空间,再现了宇宙人生的大演化、大律动、大节奏,彰显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活力和时代精神气魄。把时空水墨画与山水画分离出来,另立名称,其目的在于为中国画创新提供一个明确的、具有现实意义的新思维和新方法,也为中国画的多元化发展提供一个如何往深处走、往高难度走的可供探索研究的新样式。

龙平,湖南永州零陵人,艺术家。自幼喜绘画,1996年毕业于湖南零陵师范美术系,师传统,师造化,创作上主张笔墨博大,笔墨当纵横在天地之间。学先人为我所用,不断创新。画法在传统中融入西洋画法讲求的色彩规律,为画面增添节奏韵律,并且能在情景交融中体现笔墨的情趣。

节奏是一切艺术的灵魂。大地上高山低山起伏是节奏;江海中大浪小浪连绵是节奏;昼夜来复、寒暑交替、阴晴雨雪、天海横斜、天地轮回是节奏;乃至人的喜怒哀乐、生死病老等行为也是节奏。节奏是宇宙生命运动的韵律、力量及与之相关的情感的表现和象征。艺术表现的重要一环就是将这种宇宙生命节奏转换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节奏产生于运动,而表现运动是时间的艺术,对于平面艺术的绘画来说,就必须对流动的时间进行画面的凝固,同时又使空间在运动中展开,传达出更强烈的宇宙意识,既能取形又不为形役,使画面超越于具形而获得更加丰富的内涵。时空水墨画通过对富有运动节奏形象的艺术化表现,展示了宇宙时空的和谐、秩序以及生命的活力。时空水墨画创造的宏观美、运动美和节奏美,改变了人们原有的欣赏习惯,需要欣赏者通过静观、联想、想象,深入内部寻找一种深层次的美内在美。

三、艺术符号来源于天地之间的万物,再通过简化为主观的个性语言来表现人的精神之需要。

传统山水画着重表现的是以大自然的下半部为主的崇山峻岭、江河湖泊、屋宇庙廊、树木人物等具体可视的形象。而时空水墨画面对的是宇宙之无穷缅邈,日月之阴阳盈亏,天地之动静上下,所要表现的是一种大自然宏观景象。这种宏观景象犹如人在太空俯视地球,观察到的是大自然的纹理和大地的整体轮廓,感受到的是似山、似海、似云的一种宏阔浩瀚、苍茫无尽的宇宙人生宏观体验。在此宏观自然的视角下,大地上的树木、屋宇、桥梁、人造景物和人都不可能看清。如果让这些物象出现在画面上,那画面的表现空间就会缩小,那种无边无际的宇宙时空感就不可能存在了。因此,时空水墨画超越现实时空的物理规律,以主观想象的时空观念为视觉形象的寄托,把天空、大地、山川、云彩、大海等连成一个整体,创造出如梦如幻、似像似不像的时空意象,在有限的画面中展示出无尽的时空变幻和恢宏壮阔的美。画面中似乎没有具体可指的形象,但又好像无处不在,非常亲近。欣赏者感受到的是一种远古、一种神秘、一种浩瀚无垠、一种返璞归真的审美享受,仿佛置身于无极太空俯瞰地球的浩瀚山川,是山?是海?是云?这一切只能用时空二字来概括。

前人给我们留下很多宝贵的艺术理论,车载斗量、博大精深。运用起来不容易,唯有把众多知识理解消化,化繁为简至一道光才能照亮手中的笔为我所用。

审美角度是艺术创造的起点,决定着艺术的表现空间和审美取向,也决定着艺术作品的深度和力度。可以说审美角度的选择也是一种创造。传统山水画的现代转型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创作者审美角度的转换与提升。古代画家是靠行走或坐马车骑毛驴看山、看水、看云彩,不可能像我们现在通过现代科技手段能日行万里、上天入地,到太空遨游俯视地球,透过显微镜观察物质,领略宇宙空间的无限多样和时间的永恒发展,真正实现视通万里,思接千载。视野上的拓展,宏观上的扩张,微观上的深入,势必唤起审美视角和创作理念的飞跃更新。浩瀚的宇宙中潜藏着创造美的无限元素。以云法造境构建时空水墨画,采用一种尽收宇宙万物于眼底的目光观照世界,以一种宏观的视角全方位地审视万物。它神游于错综复杂的天地万物中,捕捉到了云彩运动的形态和轨迹,观察到了山海云的异质同构,窥见了大地山川与日月星辰的交汇碰撞,进而探寻到了宇宙时空中介于客观呈现与主观想象之间的种种神秘景象,打开了一个能传达深邃的宇宙意识和浩广的天地情怀的形象空间。以此为基础,时空水墨画通过寻求宇宙中空间结构和时间结构、物理结构和心灵结构的联结点,把对宇宙的宏观把握渗透到艺术形象的精微表现上,创造出一种艺术表现的新内容新空间。

天地之间是万物,万物生长演变自有其规律。学习自然,尊重自然,把握其规律加以利用。戈壁沙漠可视为沧桑、沼泽丛林可化作湿润、山川石林可看成厚重、火星景象那是苍茫、风卷残云可当成力劲、万马奔腾自有其气势、海阔天空本就是深远、节奏韵律实为美学的基本等等,艺术符号是天地之间万物的化身,通过符号化再回归到自然的表现,化繁为简,言简意明。

我认为:大自然中的任何物象,虽然或实或虚、形态各异,但都存在自身运动的规律性。从高空看大地、海洋、山川、云海,它们的起伏、节奏、运动的规律是一致的。山有海的精神,海也有山的神韵。在画面中出现的山、海、云应该相互依存、和谐共振,体现出山海云合一的神韵。通过云法造境把握云彩的运动规律、展现云彩的神态气韵,可以延伸到把握山川的运动规律、展现山川的生命活力,进而提升到把握大自然的演化规律、表现无限宇宙时空的宏观美。在多年的创作实践中,我总是站在宇宙时空的视角上,立足宏观的整体感受,抓住体现全局的具体特征,从中提炼出能够表现客观整体、统管全局的线,把山、云、海融为一个有机体,创造出了一种能表现似云、似山、似海三位一体的技法。作品《波光》、《时空的交响》、《大象无形》等都有此明显的特征。可以说,这种表现技法的产生,吸取了传统绘画的精髓,得益于对大自然的深刻体悟,它为表现一种似像似不像的神韵,体现苍苍茫茫、时空无尽的宏观艺术效果奠定了基础,也为中国画现有表现技法家族增加了新成员,提升了中国画的笔墨精神。

中国画的笔墨要符合于人的精神审美需求。人在精神上审美总习惯于取向博大、深远、有序、气势、力劲、厚重、沉稳、风骨、力量、节奏、韵律、自由等,笔墨要体现人的精神审美需求,除了基本的美学修养外更要有博大深远的意境。从人与自然的本质及人的精神需求思考,我认为笔墨当博大,意境要深远。要以纸为天、墨为地,笔墨当纵横在天地之间。

传统山水画画山就是山,画云就是云,画海就是海,笔墨描绘的是一种具体可视的形象。而时空水墨画要描绘的不是一山、一石、一水、一景,它要表现的是宏观感受中似山、似云、似海的大自然纹理,是大自然时空演化的运动美感。如何用笔墨语言表现,这是一个非常困难而又非解决不可的难题。石涛在《画语录海涛章》中讲到山与海的关系:若得之于海,失之于山;得之于山,失之于海,是人妄受也。我之受也,山即海也,海即山也。他认为从宏观看自然,大海与山在气势韵致上有相似的关系,道出了似山、似海的美学观点。可惜由于种种原因,他没能把这种体悟自然的美感理念,通过山水画笔墨语言表现出来。时代已进入21世纪,科学家对宇宙成因的探索为我们提供了宇宙世界运动本质的哲学基础,从太空中拍摄的宇宙图像和显微技术下的物质形象也给我们提供了借鉴和想象的空间。

二、画境要分为三个境次,明境、微境、虚境。明境之处,明朗坚实;微境之处,微妙含蓄;虚境之处,虚无有形。

以大自然风光为题材的中国山水画,经过千百年来一代代艺术家的不断创作发展,已经达到了非常成熟精深的高度,但也形成了一个程式化的创作模式。人们要有所突破和超越已经非常困难。鲁迅先生说:我以为宋末以后,除了山水,实在没有什么绘画。山水画的发达也到了绝顶,后人无以胜之。即使用了别的手法和工具,虽然可以见得新颖,却难于更加伟大,因为一方面也被题材所限制了。纵观中国画史,虽然历代名家大师辈出,但基本上没有离开山水画这一程式化、因袭性的创作模式,走的还是延续传统、在原有模式上发扬光大的路子,很少有新的艺术样式出现。

1、新的审美角度拓展新的视觉空间

3、新的表现技法提升中国画笔墨精神

经过几十年的不懈探索实践,时空水墨画这一体现宇宙人生大律动、大节奏,表现大自然宏观整体美的绘画样式,终于以其全新的形态展现在世人面前。它以独具个性的创造为中国画创新提供了一种新的思维和方法。

2、新的题材内容营造新的审美意境

时空水墨画体现出似云、似海、似山三位一体的大自然宏观美感和宇宙时空大律动、大节奏的气势,达到了一种云与山共舞、山与海同韵的艺术效果。它将中国绘画由传统的对可游、可居、小桥、流水静态美的追求,扩大至体验宇宙时空崇高、雄浑、博大、神秘的宏观美、节奏美、运动美、内在美,把中国绘画的意境提升到了一个更广阔的境界。

内容、意境的创造是一幅作品能否成功的关键。以云法造境构建时空水墨画的目的就在于开拓一片过去不被重视,或被疏忽、淡化的情景境界。它创造的独特审美意境指向于一种宏观美、节奏美、运动美和内在美。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是艺术和美的最高境界。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老庄等先哲已经从哲学高度道出宇宙自然存在宏观大美和万物演化的自然规律。而艺术家最高的目标就在于表现自身对宇宙人生的感应,发掘最动人的情趣,构建独具个性的意象世界。构建,就意味着把大自然中所有能够入画的物象和创作元素,重新加以整合取舍;构建,也意味着用自己的艺术思想和审美角度,谋篇布局、统筹安排,为自己所想达到的艺术效果服务。以云法造境构建时空水墨画,就是将云彩的运动神韵作为画面的主旋律,让天空、大地、山川等一切景物围绕这一主旋律展开,按云彩的运动趋势、气势走,并以此为中介,整合天地间适合意境创造的表现元素,把自然上下的物象连成一体,上达苍穹,下连大地,一以贯之,展现洪荒初辟、天地空濛、日月辉映等种种奇特神秘的时空境象,创造出包容宇宙天地、气势浩大雄浑、意境博大深沉的时空水墨画。具体来说,以云法造境构建的时空水墨画具有以下几方面的创新特征。

艺术不光是茶余饭后的消遣品,更是开启大智慧、陶铸真性灵的创造物;艺术不是集体思维模式的感性形式,而是一个有创造力的生命个体在某个时空中发出的独特的声音。中国美术史是一部人类发现美、创造美的发展史。传统是什么?是一种文化积累,是一代代人创造的积累。经过历史的筛选沉淀,新的创造将来也可能会成为新的传统。作为一个有使命感的艺术家,就必须是一个思想者,只有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审视思考这个世界,艺术创造才有个性,才有自己的特色,才能不断地发展。时空水墨画从大自然中来,从人生当中来,它始终没有离开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天人合一的艺术精神;它以与古人不同,与今人也不同的艺术语言、表现空间,以有笔有墨、有情有理的新样式向世人证明:中国画经过千百年的发展,它所能表现的艺术空间还没有穷尽。不管创新的难度有多大,只要有信心,只要有更多有思想、有恒心的开拓者,中国画就永远不会穷途末路,它将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闪耀在世界的东方,辉映全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