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画出版社

图片 1

王翚 南溪高逸纸本手卷 1715年作本幅:37×329cm 题跋:36.5×422cm

1.《书画鉴影》卷九,第十二页,同治十年刻本。

2.《虚斋名画续录》卷三,民国十三年刻本。

3.《改订历代流传书画作品编年表》P188,人民美术出版社,1996年。

4.《中国书画全书》P664、P665,上海书画出版社,1993-1999年。

5.《历代着录画目》P65,人民美术出版社,1997年。

6.《王石谷绘画风格与真伪鉴定》P46,紫禁城出版社,2007年。

7.《王石谷》P298,吉林美术出版社,1996年。

8.《王石谷年谱》P148、P149,吉林人民出版社,2008年。

9.《王翚》P11、P13,河北教育出版社,2011年。

1.曾入藏上海博物馆,文革后退赔。

2.上海博物馆编《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P97,王翚用印第67印“我思古人”取自本幅。

3.査南庐、胡小琢、鲍瑞骏、孙伯渊、庞元济递藏。

6.沈德潜、毛师彬、鲍瑞骏、李瑞清、褚德彝等题跋。

庞莱臣,近代民族工业的开拓者和近代最大的书画收藏家,郑孝胥称他“收藏甲于东南”,而王季迁更是赞他为“全世界最大的中国书画收藏家,拥有书画名迹数千件”。庞氏将四十多年陆续所得之画,收入《虚斋名画录》及《虚斋名画续录》。书中不仅精品尤多,更是书画鉴藏的重要资料,为近代着录书画最丰富之作。谢巍在《中国画学着作考录》一书中评为“所录颇审慎,而不滥收”。

在庞莱臣的书画收藏中,占重头戏的是清代“四王”,而在“四王”体系中,庞莱臣对王翚的钟爱又是最重的。在民国画家陈定山《春申旧闻》有载:“尝对人言:如每天换挂一幅石谷画,可历经年而不同。故自石谷二十四岁起所作,一迄其卒,无一年或缺,真可谓富矣,亦堪称海内第一”,由此可知庞莱臣收藏的王翚作品之富。

本场秋拍中王翚《南溪高逸》即着录于《虚斋名画续录》卷三,且在《虚斋名画续录》之前还着录于李佐贤《书画鉴影》卷九。

石谷穷一生之力追求与古代大师的息息相通,力图做一个中国传统山水画的集大成者,所谓“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其中年时期的作品中,更多的倾注了其对各个流派的研究热情,而绚烂之极则归于平淡,当其晚年老成,个人面目变得尤为清晰。陶熔百家,自成庭户,能于自然随意之中,显示出精微超逸的气象。这张画为王翚去世前两年所作,可称为虚斋藏王翚晚年画作中的最重要之作。

画卷一开始,出现一片低矮的沙碛,间有流泉丛树,掩映其间,用笔兼工带写,枯润相间,有效的塑造出山石的体积。简淡的笔触和浅赭设色使画面空间显得洁净而清爽,而花青渲染出的江面和远方的起伏的山峦尤其凸显出一种晴朗悠远的视觉效果。继续展开画卷,我们随即看到一条逶迤的小路自树林中延展出来,骑驴挑担的商贾三三两两的行进着,带我们走向画面的更深处。然后山势渐渐耸拔,古木峥嵘昂藏,在另一面的山坡脚下,一条溪水流经的开阔地方,开始出现几处房屋,形成小的村落。距离观者最近的一处房屋里,有两位身着白衣的高士对坐清谈,用笔虽简而气质毕见。村庄上空的鸦阵和萧疏的树木揭示出秋日的主题,宛转溪桥勾连着一个安静幽然的世外桃源,户无尘杂,耕读自给,画家晚年的隐居心迹于兹可见。在平畴尽头,白云悠然升起,画家设置了一片连绵的山峦,使画面的节奏变得丰富而完善。结尾处溪山悠远,开阔的江面上两只往还的扁舟给人无尽的回味。左上侧题元高士张雨诗,和画面主题相得益彰。通观全幅,俱用细润之笔写出,即皴擦点染处,亦有笔迹可寻,简处以一当十,繁处气理贯通,尽显大家手段。以短线作皴法,颇存宋人遗意,而散淡处的感觉又接近元代王蒙。作品设色在黄公望浅绛的基础上亦有所发展,赭石和花青搭配使用,整体的暖调子里调剂出鲜明的光感。这种以浑融无迹的手法所营造的画面感觉可以说是王翚晚年所达致的最高水平,亦是其一生画学实践的总结。

《南溪高逸》收藏源流清晰,经査南庐、胡小琢、鲍瑞骏、孙伯渊、庞元济递藏。曾入藏上海博物馆,文革后退赔。在《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一书中王翚用印第67印“我思古人”即取自本幅。这也是对庞莱臣鉴藏眼光的肯定。

卷后作跋的毛师彬、盛大镛、杨嗣震等人皆为王翚同时代人,他们的次韵诗便是对《南溪高逸图》神动天随般境界的观止之叹。跋中还有沈德潜次韵古诗一首,而王翚《墓志铭》正是沈德潜在八十一岁高龄时应王翚后人所请而写。在跋中值得一提的是汪昉的跋语:“石谷于七十以后始摆脱临摹之迹,至其胸中丘壑千态万状,信手而得,虽石田翁以造境之奇横绝一代,不能过之”,这段话成为后世评价王翚晚年画作认知度最高的一段评价,也是最有力的肯定,被反复引用。也是对《南溪高逸图》画艺的最好诠释。

图片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