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辽宁京剧武戏三部曲的压轴之作

南派武戏,再现辉煌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最近在江苏海门颁奖。浙江京剧团新编历史剧《飞虎将军》荣获原创剧目大奖等8个奖项,浙京团长翁国生一人获最佳表演大奖和导演金奖。

图片 1

在一个非京剧的流行区域,在京剧剧种杰出人才与资源高度集中于京津沪地区的时代背景下,以翁国生为代表的一批浙江年轻京剧人,能够坚持在西子湖畔,高举繁荣京剧的大旗,与时代同行,充满生机与活力,把一个地方京剧团办出一种气质、办出一种精神来,何其难得!

4月2日、3日晚,由浙江京剧团新近创演的悲情京剧三部曲最重要的两部作品《大面》《飞虎将军》受大理州文体局、大理州白剧团的邀请,献演云南大理州群众艺术馆剧场,为大理少数民族观众带来杭州西子湖畔江南浙派京剧的灵动演绎和悲情抒怀。至此,也拉开了浙江京剧团和大理白族自治州白剧团联合举办的手牵手文化走亲、党建结对、内地对少数民族院团艺术帮扶的主题巡演活动帷幕。

飞虎将军一飞冲天

在大理州文化体育局、浙江京剧团和大理州白剧团联合在大理州博物馆举行浙江京剧《大面》《飞虎将军》作品鉴赏会上,举行了浙京党总支和大理州白剧团党总支党建结对的仪式,大理白族自治州白剧团党总支书记杨海华和浙京党总支书记翁国生互相赠送了两团的艺术作品碟片,相约从这次浙京飞赴大理文化走亲开始,地处东海之偶的浙京和位居云贵高原的大理州白剧团,两家戏曲院团的党总支将在未来的工作中互帮互学,互相交流党建经验,互相传递党建信息,把两个团的党建工作和业务工作紧密结合在一起,共同取得剧团党建工作的进步提升。

走进浙江京剧团大院,排练场里,依旧热火朝天,演员们摸打滚爬,汗湿衣衫金秋十月,《飞虎将军》还将力争参加中国第十届艺术节,而要入选并获奖,有个硬性条件,就是新剧必须演满60场。翁国生和他的团队依旧没有休息日,他们又将开启新的巡演征程。

此次来大理白族自治州献演的浙京两部京剧《大面》《飞虎将军》,是浙京近年来市场演出非常火热的新编历史大剧。由翁国生、赵东海、黄金、毛懋、毛毅、陈瑞云等联合主演的《飞虎将军》,在京剧南派武戏的创新开拓上迈出了扎实的一步,并开掘出浙京新创大戏的演出新市场,不仅入选参演了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第七届中国京剧艺术节、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展演和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优秀剧目评演,获得了中国艺术节文华新剧目奖、文华表演大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年度资助项目奖、全国戏剧文化奖原创剧目大奖等诸多国家级艺术奖项,而且在全国各地连演了203场,赢得了很可观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收益。

继《宝莲灯》演出1000场、《哪吒》演出400场之后,浙江京剧团去年年底创排了《飞虎将军》,成为浙江京剧武戏三部曲的压轴之作。翁国生,既是主演,又是导演《飞虎将军》追求的是一种史诗般的舞台呈现。翁国生期望,京剧武戏不光是武,还要文,武戏不光看打,还有格。

而《大面》这部戏则是浙京最近入选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重点资助项目的原创京剧,由翁国生、毛懋、毛毅、王文俊、王峰、应均、胡辉等浙京优秀中青年演员联合主演。这部戏去年在杭州首演之后得到了广大戏迷观众和戏剧专家的热情肯定,至今已在浙江全省各地连演了22场,这次来大理演出是首次走出浙江进行全国巡演。

这出戏,前半场全是武戏,高难度的出手、跌翻,翁国生要一刻不停地打25分钟。而最后一场戏,将军被五马分尸。死前的痛苦,一边要用大量的武打技巧表现,另一边是他整个心理状态的扭曲、变形,我也要非常细腻地表达出来。所以每次演出,翁国生都要一个人关在后台十多分钟,谁都不要打扰我,否则我出不了戏!

浙江京剧团团长翁国生说,两团文化走亲、艺术帮扶的构想来自20年前,翁国生曾率领浙京经典京剧节目《齐天大圣美猴王》前来云南参演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大型文艺晚会演出,和杨丽萍、董文华、史依弘等艺术家一起主演了晚会的主要篇章,取得了非常好的演出效果。20年后,翁国生再次率领浙京携带两部优秀新编大戏飞赴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演出,期待同样能以倾情的演出得到大理白族观众的喜爱。

武戏加心理戏,
演员兼导演,是身心的双重考验。浙京人永远都无法忘怀:当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比赛的大幕拉开,望着台下黑压压的1000多位观众,翁国生清了清嗓子,伴随一句高昂的长腔,拖着那条断裂过跟腱的腿,带领着浙京演员激情地飞跃上台,刹那间,全场一片掌声。

此次来大理演出的京剧《大面》《飞虎将军》,是浙京在创作上一次个性色彩强烈、艺术风格鲜明,京剧程式化、写意化浓郁又和现代审美高度融合的新实践和新探索,它的血脉与根基仍然立足于本真的南派京剧武戏艺术,它的探索细胞又承继了南派和学院派的开放性和科学性,所以届时带给大理州少数民族观众的是两部巧妙的进行艺术嫁接,并内涵着交融优势、积淀着传统基因和文化底蕴的崭新京剧作品。

好一个飞虎将军,一飞冲天!

南派武戏薪火相传

功夫过硬、招式新颖,是武戏赢得观众的前提,也是浙江京剧团享誉舞台的根源。

然而,对国粹京剧而言,翁国生的不简单在于:他不仅是个好演员、好导演,更是一位南派武戏的传承者。

南派武戏出过响当当的盖叫天,而到了翁国生这一代,南派武戏的荣光已黯淡了许久。

《宝莲灯》是翁国生艺术生涯中的一台大戏,也是浙京武戏三部曲的第一部大戏。他请来了老师,著名武生、中国京剧院导演高牧坤担任总导演。高牧坤说,武戏寂寞,前辈已经渐渐少了,但翁国生这位年富力强的学生让他看见了振兴武戏的希望。翁国生对京剧艺术的追求正处于一种恰到好处的最佳状态,表演的温度与火候都刚好用来诠释高牧坤心目中沉香这个人物,他既能表达出剧中人物感情的跌宕,又能展示出京剧武戏的精髓。

所以高牧坤在《宝莲灯》中放进了许多他对京剧武戏的梦想。灯光、舞美、服饰、舞蹈等等,统统围绕武戏这一重大主题,作出了尽可能完美的陪衬。

随着《宝莲灯》的大放异彩,武生翁国生进入了艺术高峰期。《宝莲灯》获得了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30台入选作品奖、第五届中国京剧艺术节最高奖优秀剧目金奖、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新编神话京剧《哪吒》则获得了第六届中国京剧艺术节特别荣誉大奖和优秀剧目参演奖。

一派青春一派阳光

与近年来浙江京剧团创排的许多大戏一样,《飞虎将军》所带给我们的愉悦中,创新,即新意、新颖、新人,可以说是其中最大的亮点。

整个舞台演出团队出新大批新人站立在舞台中央,逐渐成为浙京演出的主体。除主演翁国生之外,赵东海、金敏、罗戎征等新人,既有群体性的上佳表现,又有独具个性风格的精彩演绎,整个表演团队所表现出的青春阳光,让人感受到了浙江京剧的整体实力和发展前景。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一切,来自于翁国生带领的团队以时代风貌传播京剧艺术。

比如说理念上的创新,能以一个传统题材中的几个历史人物,来紧紧抓住时代审美的触点,强调人性和生活的复杂性,既有精神层面,又有感情层面;既有自我,又有外延,让整个戏显得有层次、有厚度,以真实性和可信度受到观众认可。在戏剧评论家朱为总看来,浙京在坚持理念创新的同时,又有其表演上的创新,特别是能将武打技艺有机地融入剧情之中,突破了传统戏曲表演中武打技巧只成为展示个人技艺的套路,进而成为表达人物情感的重要手段。古而不陈旧,新而不离本,力图实现京剧武戏与当代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在审美观念和情感取向上的一致性,使之成为浙京武戏三部曲中的最大看点之一。

在中国戏曲表演学会荣誉会长胡芝风眼里,《飞虎将军》的大亮点是全剧角色行当整齐,满台生辉。老生赵东海、花衫罗戎征、程派青衣毛懋的表演都很出色,还有毛毅、陈瑞云、刘美晴、黄永等,他们娴熟地运用程式,并吸收和借鉴话剧、影视的现实主义表演,都有不凡的表现,已绽露出表演才华和艺术光彩。

正是他们,使并非属于主流区域的浙江京剧,用一种凝聚着浓郁中国文化神韵和精神守望的姿态,回到了观众关注的前台,不断成为人们议论和评说的焦点与热点,而这一切成功的关键,就是创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